• 遥想梵高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6-02 02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记得某年的网络春晚,主持人把一位家住河南某县的老妈妈请上台,称赞她的布贴画酷肖梵高的风格,问她是否看过梵高的画?老妈妈很诚实地说不认识姓梵的,又好奇地问:这个梵高是哪个村儿的?此言一出,现场一片前仰后合,只有老人把持得住,虽茫然却淡定。

细想一下,老人问得很得体,天下英雄若论出处,都无非是某个村落而已。

对嗜画如命、几成疯魔的梵高而言,有一个地方极为重要,就是那个名叫阿尔的法国小城。那里强烈的阳光给大地、麦田、花木制造了特殊的光影效果,被誉为“画家的天堂”。1888年至1890年,在去世前的两年多时间里,梵高的创作进入一个最为绚烂夺目的井喷期,包括《花瓶中的十四朵向日葵花》《夜晚的咖啡馆》《邮递员罗林》《抽烟斗的人》《开花的果园》《夕阳和播种者》《收获景象》《阿尔的吊桥》等在内的一批在他逝世后变得价值连城的杰作都诞生在这里。

老妈妈虽然不知梵高是谁,不过我倒觉得梵高一定很羡慕这位中国老人的生活:丰衣足食,且有余裕做点被城里人称为“艺术”的“手工活儿”。梵高却没有她这么幸运、幸福,37年的短暂一生,从未摆脱穷困潦倒的境况,经常挨饿,售画无门,完全被同行和艺术界忽视和排斥,直至神经错乱,在精神病院还画了不少美得让人落泪的画。

然而,上天并非绝情,在甩给梵高成堆的难题的同时,也赐给了他一位天使般的弟弟提奥。梵高每次给弟弟写信几乎都要索取一点生活费,靠此微薄的周济才能把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勉强对付下去。他的书信体自传名为《亲爱的提奥》,因为那几百封写给弟弟的信都是以此开头的。没有提奥,梵高无法完成他的天才,至少不会完成得这么丰富和精彩。

经济窘迫是纠缠了梵高一生的噩梦,但这始终无法泯灭和削弱他对绘画艺术的狂热追求,幸好他还有提奥的守望相助。他们彼此之间的忠诚和关爱,仅仅用“兄弟情深”来形容是远远不够的。同样挣扎在贫困线上的提奥,能够为兄长提供的物质资助实在少得可怜,但他永远是梵高在艺术上的真正知音和忠实信徒,即使世皆侧目,无人喝彩,提奥依然力挺兄长。